• 2016-03-18夜里两点半

    被电话吵醒
    K刚回到酒店
    口齿不清说:亲爱的我醉了
    眯着眼慢慢回应着
    半年多时间已经习惯这样酒后的晚上吗

    不停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
    是酒后的脆弱还是刻意的安慰

    才想起,其实他已把我从头到脚每个细胞的想法都猜的丝毫不差


    分类:
  • 5月22-11月24,我有两个小小的女孩

    6月的时候,我带着她们一起去了厦门,去了鼓浪屿。那时候的她们还只是小小的受精卵,而我,根本还没意识到她们的存在……

    7月的时候,开始办离职,而依然发现,她们已经到来。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,一个人,在北京。突然开始颤抖,不知道是什么感觉。恐慌,紧张,或许还有一点点兴奋,更多更多的却是不安。
    然后医院检查,南迁。孕酮偏低,于是需要保胎。远远的迁徙,长时间的熬夜,以及习惯性的失眠,从一开始便没有好好照顾她们。

    7月底,便开始了孕吐。进而又是找房子搬家。面对那个男人,无数次的怄气和失望,第一次有了放弃的想法,因为不知道孩子来临后怎么继续。是的,对感情和婚姻没有自信,还能怎样去面对有孩子的生活。

    8月,又是搬家。两个老人过来。孕吐加剧,从早到晚吐的昏天暗地。8周第一次B超发现居然是双胎。第一次有了激动的感觉。啊,那是两个小人啊,我说,我想要两个女孩~~食欲很差,天天失眠到凌晨三四点才能睡着,第二天一早醒来继续吐。孕酮偏低可是药物却吃不下,一吃药就吐。奶粉和牛奶都不能喝,都是吐。。。公公婆婆一直念叨说怎么不能吃。而准备的饭菜却是一点也不合胃口,嗯,难吃。我厌倦这样的状态。而那个男人的关心,不是没有,而是不知道怎么关心。男人或许都是那样的吧。

    吐的厉害的时候,难受至极,眼泪鼻涕一起流。于是跟他说,我不想生了。他说,好,我听你的。。。那时的感觉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去形容。我知道我其实只是气话,而他却是一脸的认真。孩子对他而言,意味着什么呢?

    9月到医院建册,开始正常的孕妇生涯。依然吐的一塌糊涂,依然失眠,依然心情不好经常会哭。因为我总想要他早点回来,想要他多陪我一些。而他却总是天天晚归一身酒气,或是在游戏前一玩就是一整晚。每天都很饿都在考虑吃什么好,可是什么也吃不下,婆婆的饭菜让我完全吃不惯不想吃。

    10月是心情最差的一个月。虽然不怎么吐了,但胃口并没有好太多。而他的工作似乎越发的忙了。烟抽的很多,常常喝到两三点回来,对我也并没有更多的关心。我得承认我经常胡思乱想生闷气,经常泪流满面地整夜整夜失眠。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啊,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孩子们!!!

    10月底的时候,开始感觉到孩子们的胎动了。咕噜咕噜的让我这个时候才真切觉得自己是个孕妇了。是的,一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有我怀孕了这样的感觉!我开始准备购买她们出生后需要的东西,是的,开始买奶瓶纸尿裤小衣服小围嘴小玩具等等。我开始准备做一个母亲了。

    可是老天就是这么爱开玩笑。11月,这么快,我刚刚准备做一个双胞胎妈妈时,我的孩子们就开始不好了!!

    11月4日三级B超大排畸,发现左边的宝宝偏小,脐带长在胎盘边缘。医生说这是正常的。几天后,突然肚子痛,感觉肚子下坠了,第二天又回来了。肚子变的硬硬的,我却没有重视,没有去医院检查!后悔莫及!就这样肚子快速长大,发硬,肚皮发胀,开始不能好好睡觉。这样子一直到了18号才去产检,B超。那时的我已经不能长时间站立了,站2分钟便会累的站不直了。而B超的结果才是让人心碎的,左边宝宝已经没有羊水了,并且体重比右边宝宝小了近2周。也就是上次产检后他便几乎没有再长了!!!

    产检之前我觉得我是幸福的幸运的。上天一下给了我两个宝宝,而我决定给她们取名佐和佑。

    但是并发症一来,命运便完全改变了。我的两个女孩,面临着失去一个甚至两个的危险!

    匡还在北京出差,接到信息后第一时间请假飞了回来。

    那个时候我还是信心满满,觉得自己跟这两个孩子一定是有缘分的。很顺利联系上了专家,虽然旅途劳顿,但很顺利做完了手术。身体健康血压正常血糖正常一切正常接下来就是观察和恢复了。因为手术已经顺利结束了。我安心睡着等待第二天的好消息。为自己的两个孩子庆幸。庆幸自己没有放弃她们,庆幸她们那么坚强那么乖。

     

    11.24.命运的转折点。一夜不停的宫缩和剧痛,我强大的子宫凭借它的本能,生生地抵抗住所有的药物,并把孩子顺利推出到了子宫之外。我的两个小小的女孩都还不会哭,就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  我有两个小小的女孩,她们本该是最最幸运的孩子。

    依然记得躺在病床上一次一次的阵痛,依然记得那种只能向前的无奈感,依然记得欲哭无泪的绝望,依然记得数次躲在角落里歇斯底里的大哭。

    我有两个小小的女孩,我给她们取名佐和佑。互相辅佐,互相护佑。

    可是时间卷走一切,过去了便不能再回来。只在皮肤上留下深深浅浅的一些疤痕。而随着时间往前,疤痕也会变淡,然后消失。即使我再沉浸在那一刻,许多的东西也会推着你不断往前,往前。并没有退路。

     

    躺在产床上时,我冷的发抖。可医生走来走去,小护士在一旁坐着看手机,甚至兴奋地喊着:小肚子要生啦!阵痛一次次地告诉我孩子要生了,而我一次次地祈祷孩子不要生。然而,自然的力量就是如此强大,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它把两个孩子推出来。疼痛加剧,大喊一声!手术台上太疼我便让医生放弃了,可是此时却是无法放弃,除了努力让孩子出生,你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。这种无奈感,没有经历过的人,或许真的无法理解。

     

    我的两个小姑娘,此时应在天国安好。

    分类: 自言
  • 2015-03-04一棵树

    如果有来生
    要做一棵树
    站着永恒
    没有悲欢的姿势
    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
    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,
    非常沉默,非常骄傲
    从不依靠,从不寻找

    三毛
    分类: 自言